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历史故事 >

相亲女嘉宾恩怨录

2023-12-18 11:02 浏览:

 

  

 

  杨文君半年前报名加入了江苏卫视著名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熟悉了漂亮温婉的女生胡元君,两人结为好姐妹。随后,杨文君又在节目现场邂逅了男嘉宾黄石。黄石是胡元君的上司,杨文君疯狂地喜欢上了他,与他牵手成功,然后到了黄石工作的城市。
不久,胡元君也与一名中年巨贾牵手成功。两对情侣双双泛舟爱河并喜结良缘,杨文君和黄石定于两天后举办婚礼,而胡元君的成亲日期则定在明天。为了腾出时间加入胡元君的婚礼,杨文君今天特意去婚纱店完成拍摄婚纱照的任务。
杨文君牵着黄石的手,走进了一家名为“恋爱港湾”的婚纱店,前天她曾陪胡元君来这里拍摄婚纱照,两人都被一件白色的婚纱吸引住了。这件婚纱皎洁如雪,上面还绣着一只展翅翱翔的金色凤凰,绘声绘色,给婚纱平添了一种生命的魔力。
那时,杨文君推荐胡元君穿上这件婚纱拍摄了婚纱照。今天路过仔细挑选,杨文君依然认定它就是自己的最爱,于是问女营业员:“我想穿上这件婚纱拍婚纱照,请问拍照套餐一共要几许钱?”
“小姐,您仍是另选一件吧,这件不好。”女营业员看了那件婚纱一眼,眼里竟表露出几分可怕的神色。
女营业员正要继续说下去,从经理室走出来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性,他狠狠地瞪了女营业员一眼。
中年男性满脸堆笑地对杨文君说:“鄙人姓钱,名万良,是小店的经理,您真是好眼力,这件婚纱名叫踏雪凤凰,是本店的镇店之宝,穿上它,您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嘿嘿,拍照套餐价钱不贵,一口价两万元,您看怎样?”杨文君很是喜爱那件踏雪凤凰,毫不踌躇地掏出钱给了钱万良。
第二天一早,穿着齐整的黄石驾车来到了杨文君栖身的公寓,接她去加入胡元君的婚礼。在路上,黄石心中始终缠绕着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那个女营业员为什么说杨文君选的婚纱不好?这其中有什么蹊跷?
他们路过那家婚纱店,瞥见店里只有女营业员一个人,钱万良还没到。黄石就停下车,带着杨文君出去问女营业员:“你昨天为什么说我未婚妻选的那件婚纱不好?”
“那、那件婚纱不祥瑞!”
女营业员战战兢兢地说:“三个月前曾有两位新娘穿过那件婚纱,可此刻她们都变成了死人!并且,她们都是在举办婚礼那天收到了一件神秘的玉佩礼品,然后一个上吊自尽,另一个跳楼身亡。人们都说第一个灭亡新娘的冤魂不散,附在了这件婚纱上,每一位活着的新娘穿上它,都会被它勾走生命……”
黄石听得心惊胆战,汗毛倒竖,感到一股冷气钻进了骨髓里。杨文君说:“胡元君已穿上那件婚纱拍了成亲照,并且将于今天举办婚礼,莫非她……”
黄石驾驶着轿车风驰电掣般直奔胡元君的住处,可一下车就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几辆警车停在胡元君家门前的道路旁,十多名面色严峻的警员正对胡元君的房间进行照相和勘查,门外有不少人围观。
黄石和杨文君拨开人群冲进去一看,只见胡元君头朝下倒在了盛满水的浴缸里,她穿戴一件白色的浴衣,被鲜艳的红玫瑰花瓣蜂拥着,可脑壳已被水浸泡得像一个浮肿的馒头,苍白的脸上泛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警员从胡元君的右手中发现了一块翡翠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夺目的“水”字。法医在胡元君身上没有发现任何伤口和中毒的迹象,死前也没有丝毫挣扎的陈迹。
杨文君告诉警员关于那件灭亡婚纱的事,警方当即控制了钱万良和女营业员,但路过调查,这两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因此警方解除了两人的嫌疑。
回到杨文君的公寓,黄石想起胡元君临死前手中的玉佩,当他想起玉佩上刻着的“水”字时,忽然像是触了电,满身一震,面前浮现出了胡元君那具被水浸泡得发白的尸体!莫非水竟是杀死胡元君的凶手?
黄石毛骨悚然,他立即想到杨文君已穿过那件诡异的婚纱,并且明天他俩就要举办婚礼,莫非杨文君也会在明天古怪灭亡?黄石马上冒出了盗汗,顿时让杨文君推迟婚礼。可杨文君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决定婚礼如期进行。
第二天一早,黄石准时来到了杨文君的公寓。他走进卧室,瞥见杨文君在镜子前穿上那件“踏雪凤凰”,显得婀娜多姿。
中午12点,杨文君和黄石的婚礼在五星级天鸿大旅店隆重举办。婚礼现场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但黄石始终提心吊胆、七上八下。杨文君笑靥如花地和宾客们打着招呼。
黄石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来到宾客贺礼挂号处,只见杨文君的闺蜜吴倩正眉飞色舞地盘点着聚集如山的礼物。黄石在礼物中翻了一会儿,忽然目瞪口呆!他瞥见礼物中有一个玻璃盒子,里面装着一块翡翠玉佩,还刻着一个“火”字。
黄石想:莫非火是灭亡婚纱的魔力即将动员的信号?黄石盗汗淋漓地跑到婚礼现场,要求杨文君和所有宾客万万不要点火,割断婚礼现场的一切火源。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没有呈现异常情形。黄石暗暗松了一口吻。婚礼结束后,黄石牵着杨文君的手走向停在旅店门口的轿车。这时,天空下着雨,黄石正想撑开雨伞,却被杨文君拦住了,她微笑着说:“亲爱的,我们不要打伞好吗?你要知道,在雨中举办婚礼是一件何等浪漫的事情啊!”她像个天真快乐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走进雨中,对着黄石招手,“快来啊……”
黄石正要迈步,忽然间如遭雷击:他瞥见站立在雨中含情脉脉望着他的杨文君身上忽然鬼使神差地燃起了一股股黄幽幽的火焰!
雨点源源不停地洒落在杨文君身上,可那诡异的火焰不但没有熄灭,反而越燃越旺,仿佛从天上降下来的不是雨水而是汽油一般。
熊熊猛火刹时便吞噬了杨文君!转眼间,她就变成了一个火球在地上拼死打滚,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呼救声:“黄石,救救我……”
“文君……”黄石心胆俱裂,冲到杨文君身边,脱下身上的衣服,浸湿雨水,扑打她身上的火焰。然而,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杨文君身上的火焰越燃越旺。不一会儿,她就停止挣扎,不再动弹了。
“文君,你醒醒啊……”当火焰熄灭后,黄石死死地抱着杨文君冰凉的身体,悲恸欲绝。
闻声赶来的吴倩一摸杨文君的脉搏,感受另有微弱的心跳,急忙和黄石一起把她送进了离旅店最近的医院救治。路过一个多小时的急救,大夫无力回天,杨文君永远停止了呼吸。
晚上,杨文君的尸体被送进医院停尸房,明天就将火葬。面貌疲惫的黄石一个人来到杨文君位于一楼的公寓中。他在客堂的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不久,他忽然被一阵希奇的女性声音惊醒。这声音悲惨无比,令他满身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究竟是人是鬼?”黄石不由得大吼。那个鬼魂般的女性缓缓张开了口,磨动着牙齿,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怪声:“嘎嘎嘎……”
黄石头皮发麻,他猛然一惊,从床上滚落到地上,身子撞击在地板上隐隐生痛,马上醒了过来。本来,他适才做了一个恐怖的恶梦。
他进入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走进杨文君的卧室,搜查每一个柜子和抽屉,想寻找些什么东西,但是忙了一个多小时却毫无收获。他感到有些口渴,便拿起桌上的一瓶饮料喝了下去,不一会儿,他便感到有些头昏,颓然瘫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前忽然现出一个身穿白衣、蒙着面纱的女性。
黄石吃了一惊,正想站起来却觉察满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气力,他知道自己中毒了。
“你、你到底是谁?”黄石问那个神秘的白衣女性。
“你还记得两年前的一天凌晨,在阿城市青云路口发生的一起宝马撞人事件吗?”白衣女性的声音进行了刻意粉饰。
黄石听不出她究竟是谁,但一听到“阿城市青云路口”他却如闻惊雷,表情煞白:“你、你是被我撞倒在地上的那个女性?不,这不大概,你不是早就死了吗?”
“那个无辜的女性是我母亲。老天有眼,青云路口附近有一个摆油条摊的小贩用手机拍下了你和胡元君的照片。我立誓要为妈妈报仇,让你和胡元君血债血偿!”白衣女性咬牙切齿地说。
本来,两年前的一天凌晨,黄石驾驶自己的宝马轿车去公司上班,在半路上碰到了同事胡元君,于是捎上了她。当轿车开到青云路口时,撞倒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性,她倒在血泊里不断呼救。黄石正想去救被撞伤的女性,却被胡元君一把拉住了,对他说:“别犯傻了,你没听好多开车的人说过一句话吗?‘撞伤不如撞死’……”
于是,黄石心一狠,把车向后倒,从不断呼救的中年女性身上再次轧过去,导致她就地灭亡。然后,黄石在车里饮下一瓶白酒,伪装成酒后驾驶,仅仅补偿了十几万元就逍遥法外。一个礼拜后,他和胡元君被公司派到了这个城市工作。
“你、你要报复我和胡元君,我无话可说,可你为什么要伤害我心爱的妻子杨文君啊?”黄石不由得流着眼泪吼道。
女性轻轻褪下脸上的面纱,黄石一下子惊呆了:“你是杨……杨文君!你没有死?”
“我就是那个可怜女性的女儿!”杨文君冷笑一声,“真是冤家路窄,半年前在一个电视相亲节目中意外邂逅了你,你们并不知道我是那个可怜女性的女儿。”
在《非诚勿扰》节目现场,杨文君与黄石牵手成功,迈出了她复仇筹划的第一步。她精心设计了一个以“灭亡婚纱”来转移警方视线的复仇筹划,杀了胡元君后,再让自己“被杀”,这样纵然她再杀了黄石,警方也永远不会猜疑一个死人是凶手。
婚纱店的钱万良和女营业员是杨文君精心安排的两枚棋子,那件“灭亡婚纱”也是她特意请裁缝制作的。三个月前,她让两位好密友穿上“踏雪凤凰”拍摄婚纱照,然后在成亲当天公布灭亡,其实她们并没有死,只是脱离了这个城市。在她的极力推荐下,胡元君也穿上了“踏雪凤凰”拍摄婚纱照。她在胡元君成亲前一天的晚上,以送礼品为名进入胡元君房中,趁她不备,用手帕捂住她的口鼻令她昏厥,将她的头朝下按入浴池中,使她溺水窒息而死。
杨文君事先准备了两块玉佩,把一块刻着“水”字的玉佩放入胡元君手掌中,同时伪造出胡元君被水溺死的假象。
“可、但是今天你走进雨中,身上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燃起诡异的火焰?”黄石迷惑地问。
“那只是一种简单的化学反映!”杨文君淡淡地说,“天上的雨水落在我身上,与金属钠发生化学反映,引起火焰燃烧,使你觉得我将近被烧死了,为了争取急救时间,你一定会把我送进离旅店最近的仁景医院救治,所以我事先花重金买通了仁景医院抢救室的一名主治大夫,让他在急救时公布我灭亡,然后利用医院里的一具尸体取代我火葬。我死后,你会以正当老公的身份继承我的全部财富。因此,你一定会来我的卧室寻找房产证和。所以,我在桌上的饮料中放入了药,它会让你瘫软无力。你果真上钩了!”
黄石不由得问:“你、你让我死也要死个明白吧?房产证和究竟放在哪里?”
杨文君取出一个青色的玻璃瓶,冷笑道:“告诉你吧,我的房产证和都放在梳妆台的镜子背面。不过,你永远没有时机了。这个瓶子里装着氰化钾,此刻,我要送你下地狱了!”
她掰开黄石的口,就要把毒药灌进去。
刹那间,一直身子瘫软的黄石忽然灵敏地一跃而起,扣住了杨文君的手腕,夺下了毒药,把她死死地压在了地板上!
“你觉得我会相信婚纱杀人的鬼话吗?”黄石奸笑着说,“其实,在相亲节目现场,我就看出你与我牵手是还有目标,你的眼神中带着愤恨的火焰。于是,我暗中调查了那个死在我车轮下的女性,得知她有一个女儿。我知道你与我牵手是想报仇,因此对你严加防备。我把喝到口里的饮料偷偷地吐在了地上,适才没有抵抗你,是为了从你口中套出房产证和的藏匿地址。只管你费尽心血找我报仇,最终却只能和你母亲一样,乖乖地死在我的手里!”说完,他将毒药灌入了杨文君的喉中。杨文君的身子抽搐着倒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就不再动弹了。
黄石当即来到梳妆台前,忽然,脚下的地板猛地翻转,他一脚踩空,坠入了下面的一个黑洞中。
这时,洞口上方传来了杨文君黑沉沉的声音:“你自得得太早了吧!其实,我为你准备的真正灭亡方案,是等你服下药后把你扔进这个地洞里,让毒蛇咬死!我适才骗你说房产证和藏在梳妆台的镜子背面,是为了诱使你走到梳妆台前。
因为我在一个月前,便已将梳妆台前的地板改装成一个电动翻板,通过我身上的一个遥控器操做,下面挖好的地洞就是你的葬身之处。那个青色玻璃瓶里装的并不是氰化钾,而是我每日都喝的一种营养液。我之所以骗你说它是氰化钾,是因为我知道你只有亲眼看着我灭亡后,才会毫无防范地去取房产证和,才大概被骗!”说完,地板“砰”的一声牢牢地关上了。
黄石战战兢兢地打亮打火机一看,马上魂飞天外:只见几条吐着芯子、瞪着绿幽幽眼睛的毒蛇牢牢地缠在了自己身上,那闪灼着冷光的毒牙慢慢地吻上了他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