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历史故事 >

第四圈有毒

2023-12-18 11:02 浏览:

 

  

 

  楔子
你是否注意过,跑步的时候,为什么都是习、惯性按逆时针方向跑?因为顺时针跑步,会死人的!想知道其中玄机吗?屏住呼吸,我来告诉你。
夜晚,别跑步
这天是十五,夜色很好,大大的月亮挂在天上,很多情侣都在操场上散步。
因为头晕,严小明今夜原来是不计划来跑步的,郭亮亮硬是将他拽了过来,说是跑步,出出汗,伤风就好了。
刚到操场,郭亮亮一看到跑在前面的是几个女生,就立马猴急地追了上去,到此刻都还不见踪影。
他跑了几圈,以为很累,就靠着操场已经破败不堪的围栏坐了下来深深地喘了几口吻,之后却以为满身更不惬意了。
他喝了口水,想躺一下,刚往后一靠,后背忽然传来一阵刺痛感。他吃力地转过身,借着手机的光,看到是围栏上凸出来的一根生锈了的钢丝扎进了身体。
“你是谁?”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语气中夹杂着高兴,惶恐和难以想象。
严小明眯了眯眼睛,这个女孩是什么时候呈现的?只见对方的头发很缭乱,将整个面部挡住了,看不明显她长什么样子。
“你是谁?”女孩再次问道。
这时候吹起了晚风,严小明忽然闻到一股糜烂的味道。 “我叫……”他忽然打住了。因为他刚好看到,女孩的头发被风吹起来后的脸是只有几个大洞的——骷髅!
他满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眼睛怯怯地朝女孩脚下望去——悬空的。
女孩没有脚,也没有影子!
“咯吱!”严小明好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你是……”他的“鬼”字还未叫出口,由于身体的颤动,一股猛烈的刺痛从后背袭卷而来。
被这么一刺激,严小明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想跑,然而脑壳传来的晕眩感让他的双腿一下子软了下去。他连叫唤的气力都没有了,整个人跌撞了两下,朝眼前躲闪不开的女孩扑了过去。
因为和女孩距离近,他这下将那糜烂的恶臭闻得更明显了,他的脸眼看着就要贴到对方那只剩骷髅的面部时,严小明的脑壳终于一热——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严小明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
“哟,小明,你可醒了,吓死我了。”于文博关怀地看着他。
“对啊。”鲁力诚在旁边插了进来,“我们正说,你要还不醒,就给你送医院去呢。”
“我怎么了?”严小明坐起来,想起刚剐那一幕,仍是以为头晕, “我怎么在这里?”
“都怪我不好。”郭亮亮一副“都是我的错”的样子, “你发热了,我还拉你去跑步,你晕倒了我都没发现,仍是别人把你抬回宿舍的。”
“你……”严小明顿了一下,仍是问了出来, “你有没有看到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一身白衣的女孩?”
“没有啊。”郭亮亮迷惑地摇了摇头, “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被围住了?那女孩怎么了?”
“没怎么!”严小明心有余悸地躺了下去,后背的伤口另有些痛.莫非昨晚发生的那可怕的一幕是自己烧晕了头,做的梦?
“对了!”鲁力诚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是你被抬回来时,黏在你身上的。”说着,对方递过来一张卡片, “不知道是用的什么胶水粘的,难闻死了。”
严小明接过来,是一张学校的胸卡,上面写着:白依依,土木0701
当看到上面的头像时,他刚放松的心忽然又“咯瞪”的响了一下——号牌上的照片居然是骷髅。
“什么东西啊?”郭亮亮叫着,一把抢了过去, “哇,美人啊。好小子,人家胸牌都黏在你身上了,说,你还做了什么坏事?”
“哟。”被郭亮亮这么一说,于文博和鲁力诚也将脸凑了上来。
“哇,眼睛好大,好有神啊。”
“标准的樱桃小嘴。”
“……”
三人还说了什么,严小明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嘴里喘着粗气:为什么自己明明看着是只剩骷髅的脸,他们三个看到的却是另一个样子呢?
带句话给你
那张胸牌第二天就被他扔到了那晚女孩所站的地方。他再也没去操场上跑过步,每晚都做着和白依依有关的恶梦,除此之外,生活没有另外变化。等严小明后背被扎的伤口快愈合的时候,终于,怪事儿来了。
那天的506宿舍,一片沉寂。四个人匀称的呼吸声清楚可见。
“哎哟,谁把灯打开啦?”严小明翻了个身,睁着惺忪的眼睛不满地叫道,“晃死人了。”
被他这么一叫,随着响起了一片埋怨声。
“啊!此刻几点了?”忽然有人冒了一句出来。
郭亮亮忽然大叫了一声,翻身坐了起来: “都9点半了,怎么我们全都睡到了此刻。”
众人一下全清醒了。
“今天是补四大恶人之首的刘主任的高数啊。不是设了闹钟的吗?这下完了……”
一时间,宿舍里乒乒乓乓,刹时活了起来。
几个人火急火燎地冲到课堂时,恰好遇上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
教高数的刘老师拿着点名册站在门口,仿佛在特意等他们。
“鲁力诚,严小明,于文博,郭……”刘老师在指着点名册上四人的名字。
“来啦来啦。”郭亮亮叫着,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看着几人迷惑的目光,他喘了两口吻,面色极其难看,极其惊悚。“刚出宿舍门就摔了个跟头,此刻脑壳还在‘嗡嗡’地响呢。”
“怎么,你们宿舍的人昨晚干吗去了?睡到此刻才起床?”刘老师没理会郭亮亮,一副笑里藏刀的脸色看着四人,“你们说,该怎么罚?”
“当然是按您的老规矩。”郭亮亮争先答道,一脸邪笑, “围着操场顺向跑四圈咯!”
“知道就快去,下节上课的时候,你们必需回到课堂里。”
三人转过身才知道郭亮亮为什么笑得那么邪气。
“老师,您看我这方才把腿给摔……”郭亮亮指着自己的腿说。
“下次补上这四圈。”他还没说完,刘老师就甩下这么一句,走进了课堂。
严小明有些害怕这操场,牢牢地跟在鲁力诚和于文博的身后。
跑完第一圈的时候,站在操场外面的郭亮亮叫住了严小明。
“怎么啦,摔得很严重?”严小明见对方面色异常难看,问道。
“不是!”郭亮亮打断了严小明的话, “我之所以摔倒,是因为方才下楼的时候,碰到一个人。”
“谁啊?”
“她。”郭亮亮颤动地伸开手掌,里面是一张胸牌——那张被严小明弃掉的,白依依的胸牌。
“你方才看到她了?”严小明瞪大了眼睛。
“对啊,对啊。”郭亮亮哆嗦了两下, “她让我把这东西给你,还要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话?”
“你必需救我,不然……”
听到对方这两句天南地北的话,严小明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只是前半句……”
“喂!你小子站那儿千吗?顿时上课啦,我最后一圈了,可不等你哈。”郭亮亮的话还没说完,于文博从跑道路过,好心地提醒道。
严小明看着烟雾中的于文博,忽然以为这雾起得太诡异了。只在一眨眼之间,对方的身影就看不到了。
“你……”严小明回过头,却发现方才还站在自己眼前的郭亮亮也不见了。“亮亮?郭亮亮?”他对着四周弥漫的雾气喊了两声,却没有人回应他。跑这么快!
也就是在这时候,手机忽然仓促地响了起来。严小明拿起来一看,是教导员打来的。原来觉得是因为迟到的事被批平,结果刚一接通,对方说的一句话让他的心陷入了可怕: “你们怎么回事儿?郭亮亮摔死在宿舍楼下了,你们宿舍的人居然一个都不知道?”
“什么?”严小明的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方才还站在自己眼前发言的郭亮亮,怎么此刻就摔死在宿舍楼下了呢?
谜底只有一个:方才给自己带话的郭亮亮,早就已经死了。
方才四个人赶去上课的时候,跑在最背面的郭亮亮,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早就死了
严小明赶到的时候,警员也恰好到达,郭亮亮呈一个“大”字,趴在地上。不知道是什么原由,导致他双手,双脚另有脖子的骨头全都碎了。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只剩下了一张皮包着骨头,像具木乃伊。
死因是窒息,在郭亮亮头的位置,是昨晚小雨后留下的积水。不大不小,恰好将他的嘴和鼻子泡住。
而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就是后半句。
严小明愣了两秒才反映过来,本来白依依要郭亮亮用灭亡的形式给自己带话。
“死者摔倒后,四肢受伤,无法移动,脖子上的神经断掉了,虽然有意识,却不能进行这简单的自救。”
很快,尸体装车要运走。
严小明和鲁力诚拦下从茅厕出来的法医: “郭亮亮……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严小明吸了两口吻,最终仍是问了出来。
“昨天晚上!”对方给了一个惊悚的谜底, “但他的肢体活性检测是在一小时前才停止的,也就是说,他死后,还在活动。这邪乎的事儿,我们千这行的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你们是室友,他身上有那样的纸条,你们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怎么会这样?”鲁力诚看着严小明,差点儿瘫在地上。严小明赶快扶住他,两人满身都打着颤。对方身上方才跑步后流出的汗水,让严小明以为冷。
鲁力诚难以想象地叫着: “这平平的水泥路,连一个角度都没有,他怎么会摔成这个样子?”
“我……”严小明心思完全在兜中的胸牌上, “我不知道。”
两人悻悻地回到宿舍,以为里面平静得有些希奇。
“不大概!”鲁力诚忽然大叫了一声, “郭亮亮怎么大概昨晚就死了?方才刘老师点名的时候我们都还……”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严小明的电话又响了。他无力地拿起来,是一个生疏的号码: “我是教你们高数的刘老师,方才郭亮亮的事儿,警员找我调查了。”
“刘老师……”
“你听我说!”刘老师的语气相当的希奇, “我方才在课堂外就以为过失劲儿,因为我看到跟着郭亮亮一起跑来的,另有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07级土木班的,三年前就莫名其妙失踪了。”
“白依依,对过失?”严小明一下叫了出来。
“就是她。那时学校封锁了事情,因为院长是我叔叔,我才知道一些,听说白依依是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晚上去跑步的时候,消失在操场上的。”
“那……”严小明还想问,忽然发现鲁力诚面色难看地下了床,神色紧张地看着他。
“假如然是她,事情也不坏。她找上你们是有原由的,你只要按她的话去做就会没事儿……”
刘老师的话还没说完,鲁力诚一把将他的手机拿了下来: “他说白依依是消失在大雾弥漫的操场上的?”
“对啊!”严小明看着对方紧张的神色,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到底怎么了?”
对方一下瘫坐了下来, “那于文博不是……”
于文博?!
严小明这才回过神来,方才一直在忙郭亮亮的事情,一直没顾及到于文博。仿佛在操场跑步分隔后,就没再见到他了。
严小明脑壳里浮现起早上满是雾气的操场, “莫非你是说……”
“于文博也消失了!”
失踪人口
于文博真的消失了。
已经三天,没有人见过他的一丝踪迹。
严小明和鲁力诚两人都无心上课,呆在宿舍里,却依旧不能获得一丝的平安感。
“他开始是跟我一起在跑步的,第二圈的时候,我系了下鞋带,雾气太大,我跟上去,只看到有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和他一起跑,却怎么也追不到。拐了个弯道今后,就看不到他了。”这段话,鲁力诚说了不下十次。
每日晚上,严小明都畏惧睡觉,因为只要他一闭上眼睛,脑壳里就会浮现出白依依的样子和声音。
对方站在迷雾之中,伸着长长的手,用那张只剩下一具骷髅的脸朝他恳求着:救救我,只有你能救我。我已经等候了三年,你是我独一的时机了。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你选择的是我?”梦中的严小明大叫着。
“因为是你的血将我释放出来的。”对方说完,操场破败围栏上那根刺进他身体的生绣的铁丝呈现在他的面前。
梦里的他哆嗦着退却了两步: “那,要我怎么帮你?”
“帮我杀一个人。”
“谁?”
就在这时候,严小明感受一阵晕眩,他匆忙地睁开眼睛,发现鲁力诚正推他,面色极其紧张。
“怎么了?”他四下环视,确认是在宿舍后,心有余悸地问道。
鲁力诚爬上严小明的床,满身都发着抖,朝他做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后,指了指床下面的地板。
严小明这才发现,月光照进来,现在的地板上,伏着一个影子。
鲁力诚小心翼翼地将手机递到严小明眼前,上面打了一行字:是于文博,是于文博的影子。
这几个字令严小明的眼睛在那刹时瞪大了,他满身禁不住一抖。
于文博回来了!
严小明拾起头,冲窗户一看,阳台上没有任何东西。
阳台上没人,那影子是哪儿来的?
两个人屏着呼吸,面面相觑地盯了一会儿,一时间都没了主意。
就在这时候,严小明身下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他一惊,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于文博发来的短信:来阳台,我有话告诉你。
他看着这行字,深吸了一口吻,还没等鲁力诚反映过来,跳下了床。
身体只剩一半
今晚出奇的冷。
严小明觉察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他慢慢走向阳台,打开窗户一看,依然什么都没有。只有冷冷的风,呼呼地往他身上吹,其间好像还夹杂了其他什么东西。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宿舍楼被覆盖在一层白色之中,四周围又腾起了浓浓雾气。
严小明拿着手机照了又照,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但身后却有种被人凝视的感受,像窥视猎物一般看着他。
“于,于文博?”他嘴里哆嗦着,轻轻叫了一声。
没有人答复。
他看着手中的短信,又看了看投在房子中央那希奇的影子。刹时反映了过来,猛然将手机上的外照灯朝头顶:照在阳台的天花板上,趴着一个人——失踪多日的于文博!
对方穿戴消失那日的衣服和裤子,脸却异常的消瘦,好像只剩下一堆森森地白骨。
“啊——”严小明刚要叫出来,就被跳下来的于文博捂住了嘴。
“别出声,我是来救你的。”他的声音直接在他的耳朵里响起,别人基本听不到。
“你到底……”
“我的时间不多了。”于文博的声音异常地颤动, “我只想告诉你,那个操场,起雾的时候万万不要去跑步。”
“为什么?”
“跑到第四圈的时候,就会碰到白依依。一旦碰到她,就再也跑不出来了。”
“你的意思是白依依……那她为什么要……”
“并不是白依依的原由。那个操场是个聚灵的位点,起雾的时候就会启动,只要在这时候围着操场跑到第四圈,就出不来了。只不过,有的人被禁锢的只是魂灵,就像郭亮亮;而有的,就像我和白依依那样,整个人都被圈在里面,只有像此刻这样,在下一次起雾的时候,我们能力呈现在现实中。”
“你的意思是说,白依依也是被人禁锢在操场里的?”
“没错!”于文博的语气好像很吃力, “可是,她发现那天晚上你的血能释放她,所以,她才要你救救她。也许,释放出了她,我也就回来……”
“那她为什么还要以那样诡异的方式杀死郭亮亮呢?”严小明吸了口吻,问道。
“因为郭亮亮要杀你。”
“杀我?”严小明不禁叫了出来,“为什么要杀我?”
“我不知道,大概杀了你,白依依就不能利用你的血出来了。他知道第二天要补课,他存心让我们迟到,他主动说要跑四圈作为对我们迟到的处罚……”
于文博忽然停住了,屋里的鲁力诚在“小明?小明……”地呼叫严小明。
于文博希奇地看了一眼严小明,好像另有什么重要的话未能交代,最终,对方只指了指他手中的手机,回身一跃,跳入了弥漫在宿舍楼周围的雾气之中。
这但是五楼啊。
“小明?”屋里的鲁力诚声音异常的无助, “到底怎样了?”
“没,没事儿。”他吞吞吐吐地答道。正欲进门的时候,他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又是于文博的短信:注意鲁力诚,他的身体有一半被禁锢在了操场上。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跟郭亮亮一样还能生活在现实里,但他大概有和郭亮亮一样的目标——杀了你!
严小明看着这行字,忽然以为头皮一麻,看着阳台的门和里面呼叫着自己的鲁力诚,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也就是在这时候.屋里的鲁力诚从严小明的庥上爬了下来,一瘸一拐地朝阳台走了过来。
严小明透过窗户,看到屋内的鲁力诚被月光照到地上的影子,一只手,一只脚——身体真的只有一半了。
她是被他杀的
严小明不知道这晚是怎样熬到天明的。
鲁力诚也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并未像于文博发给他的短信一样,做出任何伤害他的行为。
他拿着手中郭亮亮死后交给自己的,那张白依依的胸卡,忽然生出了某种责任感,以为自己一定要去弄明显白依依的事。
这全国午没课,他决定去找刘老师了解一下情形,虽然平时上课对纪律要求很严格,但因为刘老师也不过三十出头,都是年青人,私下里说话也是相当轻易的。
“你要去哪儿?”他方才跳下床,一直躺在床上的鲁力诚忽然支出脑壳愣愣地问道。
严小明不敢看对方的样子,一想到这个和自己睡一间房子的人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他心里就一阵发麻。
但在得知他要去找刘老师的时候,鲁力诚居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
面临两人的忽然拜访,刘老师显得有些不自然。
“这件事,学校封锁得很严密。”刘老师看着两人的神情很是希奇, “仿佛那时白依依交了个男友,后来两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由,反目成仇了。白依依仿佛掌握了对方什么把柄,最后失踪在操场上。但我以为,白依依……”刘老师顿了一下, “她是被人害了,被他男友害了。否则,学校定不会这么刻意地回避这个问题。”
“那,白依依的男友是谁?”严小明以为事情开始有了些眉目。
“我不知道。”刘老师摇了摇头,他看着鲁力诚,眼神中好像藏着一些其他东西。
回到宿舍的严小明再没闲着。
他打开电脑,进了学校论坛,开启站内搜索,找到三年前的帖子,其中包容“土木0701白依依”词条的帖子不少,但大多都是“谁知道0701班白依依的QQ号啊,好美丽,求熟悉……”之类,没有任何资助的内容。
忙活到深夜,他依然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
在他将要关掉电脑睡觉的时候,网页上的气泡浮了上来:亲爱的用户“小明小明”,您于2011年10月12日提出的问题:“有谁知道西南xx大学土木0701白依依的事吗?”有了新答复,快点击检察吧……
严小明点击进入,对方是匿名答复,内容只有短短的七个字:留下你的QQ号。
严小明深吸了两口吻,利用追问功效将自己的QQ号发了上去。
很快,一个头像闪了起来,是来自网页的暂时会话:你想知道白依依的死因?我只能告诉你,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个男性不但用谎话诱骗了她,还在知道她妊娠之后,惶恐地提出了分手。更让伤心欲绝的白依依没想到的是,那人怕她会将与其相恋的事情公开出来,选择在那个每日晚上两人都去约会的操场陷害她,在那个大雾弥漫的半夜,他告诉白依依只要她能够环绕操场顺时针跑四圈,他就承诺她不分手。当痴情的白依依跑到第四圈的时候,就彻底地消失掉了。
在对方发过来这样一段话后,对话框一闪,居然自动封闭了。
严小明赶快打开QQ查找联络人,却发现最近联络人里面没有对方的信息,接着,电脑屏幕就忽然一黑——熄灯时间到了!
严小明有些遗憾地合上笔记本,坐了一晚上,他的腿都已经麻了。
他站起来,刚一回身,便以为腰部一阵刺痛——有什么东西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杀了你,他才会放过我
“鲁力诚!你……”严小明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站在他身后的鲁力诚手里拿着的刀居然插进了他的腰间, “你真的是……”他忍着剧痛,一把推开他后,捂着伤口叫了出来。
“不能怪我,小明,不能怪我!”月光中的鲁力诚显得异常可怕。他的手中不知道啥时,又冒出了一把匕首,一步一步慢慢朝严小明逼了过去: “只有杀了你,他才会放过我。”鲁力诚的满身都在打颤, “不但是我,另有郭亮亮和于文博,只要杀了你,他就会放过我们,我就能活下去,他们俩也就能回来了。”
严小明现在很想呼救,但却发现自己满身没有任何气力。
“你跑不掉的,下午用饭的时候,我在你的茶杯里加了东西。”
听到这话,严小明彻底地绝望了:“他,他是谁?杀了我,谁就会放过你们?”他现在已经退到了阳台边。月光照耀之下的宿舍楼,四周又弥漫起了浓浓的雾气,让他以为这一切都不真实了。
严小明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责怪自己没有把于文博的忠告放在心上。鲁力诚的目标真的和郭亮亮一样,在自己和好密友之间,没有人会像他这样,舍弃自己保全别人的。
“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白依依是用你的血回来的,只要杀了你,她就会彻底消失……”现在的鲁力诚,像个疯子, “郭亮亮失败了,于文博不忍心杀你,今夜是我最后的限期,我必需成功!必需成功!”
“那,那个人,就是白依依的男密友?”严小明打断鲁力诚,反复了一次,高声叫了出来, “那个让你们杀我的人就是白依依当初的男密友对过失?”
“是又怎样?不是又……”鲁力诚刚说到这里,严小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又是短信,又是于文博的短信:抬头!
只有这么简短的两个字。
严小明匆忙抬头一看,于文博像上回一样,趴在阳台的天花板上,朝他伸下来一只手。
踌躇了两秒后,严小明仍是抓住了他那只剩下骨头的手。刚抓稳,于文博就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刚好,这时候鲁力诚正跌撞着跑到了阳台边。于文博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你?”显然,当鲁力诚看清这忽然“从天而降”的人是于文博今后,是何等的惊奇, “你怎么大概……”
还未等他说完,于文博那只剩下森森白骨的手里的匕首已经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这一幕发生得太忽然了,抓着晾衣杆倒挂着的严小明完全没有反映过来,鲁力诚就倒在了地上。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东西从他的口袋里滑落了下去——是严小明一直带在身上的,白依依的胸牌。刚好落在鲁力诚还在抽搐的身体上,只在刹时,鲁力诚活生生的身体就迅速脱水变成了一具“木乃伊”。
不是救你,是救我自己
于文博还望着地上的鲁力诚,难以想象地瞪大了眼睛,嘴里小声不断念叨:“怎么大概这样?怎么大概这样?”
“感谢你救了我。”严小明小心翼翼地拍了拍他那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的肩膀。
“我并不是救你,我只是在救我自己。”于文博转过头来,用凸出来的眼睛看着他。
严小明禁不住心里一惊,他看到了于文博眼里掩藏了浓浓的杀机: “救……救你自己?”他忍着痛,存心搪塞地笑了,“怎么救啊?”
“你说怎么救?”于文博反问道,将插在鲁力诚身上的刀拔了出来, “只能活一个!谁杀了你,就可以拿着你的血来救自己。”
“你……”严小明往后一退,踢到阳台的台阶,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文博,平时我们俩关系最好了,你不能杀我!一定另有其他方法救你的,你不能这么做!”
“没用的。今天是最后限期了,我也不想这样的!”于文博一步一步,朝着严小明逼了过来。
严小明跌撞着往退却去,看着阳台上的鲁力诚,他以为自己刚从一个惧怕的漩涡里跳出来,却又跳人了另一个可怕漩涡。
他不知道晚饭的时候鲁力诚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现在的他才跑了几下,就忽然没有了任何气力,眼睁睁地看着于文博一步一步接近过来。
严小明甚至连叫唤声都没能发出来,于文博的匕首就刺入了他的身体。
房子里布满了浓烈的血腥昧儿。
看着躺在血泊中的两人,做完这一切的于文博气喘吁吁地瘫坐在地上,他不敢相信这些都是自己干的。
情绪安静今后,他掏出严小明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你是谁?”接通后,对方先启齿问道。
“刘……”于文博顿了顿,好像下了莫大的勇气, “刘老师,我是于文博。严小明已经死了,你应该践行当初的约定,排除对我的禁锢。”
本来如此
“我就知道,你能完成任务的。”那个人居然是刘老师, “你们在宿舍对过失?我顿时赶过来。”
周末午夜的宿舍楼,一片沉寂。
等候的时间里,于文博的心一直“怦怦”地跳动着,他在猜疑,在这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时代,自己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很快,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于文博一惊,打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刘老师笑得异常的自得。
他拿着几百瓦的探照手电,将整个被月光包裹的宿舍照得如同白日。
刘老师看着地上的严小明,蹲下身试了试对方的鼻气,确认灭亡了今后,他高声笑了出来: “依依,对不起了。”
“刘……刘老师。”一边的于文博试探着问了一句, “当初,真的是您杀了白依依?”他的语气有些惊奇。
刘老师愣了一下: “给你说了也无妨。”他从严小明身边站了起来, “当初我刚结业到学校任教,就被依依清纯脱俗的气质深深吸引,和她相恋了。
“后来,她告诉我她妊娠了,你知道,作为一个新老师,这种情形是怎样也不能发生的。我让她打掉孩子,她却执意不愿去。我俩为此闹了好多矛盾。后来,不知道是谁通了风,我作为校长的叔叔知道了情形,给我下了狠话,要我立马处置了事情。因为我也是托他关系才进入学校任教的,这种不争气的事情传开了只会让他尴尬。我找白依依说明情形后,就彻底地闹翻了。叔叔见我迟迟处理不了事情,他方才上任的时候,一个风水先生曾告诉过他,说学校的操场是聚灵凶点。于是,他说服我协助,结了一个阵,一般跑步都是逆时针的,只要顺时针绕跑道跑四圈,就会在人间间消失。所以,最后白依依就……”
“本来如此。本来你老是处罚学生顺时针跑,就是像我们这样,进入你的阵后,帮你干事。”刘老师刚说到这里,于文博就打断了他, “怪不得学校封锁得这么紧。既然是这么机要的事情,刘老师怎么这么容易就告诉我了呢?”
“你说呢?”刘老师听到他这话,嘴角忽然露出了希奇地笑容, “这房子里死了两个人,总要给警员一个交代吧。”
于文博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敢相信地叫了出来: “你……”
“我什么?他们原来就是你杀的。”
于文博神色忽然一转,笑了出来。
“你又笑什么?”这下轮到刘老师发问了。
“按你说,操场是你结的阵,那白依依又怎么会借助严小明出来呢?”
“这……”很清楚,刘老师一时没想到这个问题。
“你想知道吗?”
这时候,房子里忽然多了一个声音。
“谁?”刘老师一惊,匆忙用手电朝四周照了又照。
“想知道?”一双手忽然抓住了刘老师, “我来告诉你……”
地上原本躺在血泊中的严小明忽然爬了起来,惶恐中的刘老师还未反映过来,身后于文博手里的匕首就推人了他的心脏。
“我的血能释放白依依是因为她是我姐姐。”严小明看着惊呆了的刘老师,“当初学校告诉我爸妈姐姐失踪,我就知道里面定有蹊跷。所以考进这里后,每日晚上我都去那操场跑步。当我看到姐姐寄回家的衣服里藏着你和她的照片后,我就知道祸首是你。于是,我就开始协助你的一切,等候这一刻的到来。”
结局
看着地上的刘老师已经没了气息,于文博松了口吻: “还好你提前把事情告诉了我,否则我们都被他害了。此刻好了,这事儿终于完了。”
“结束了?”严小明希奇地看着于文博。
“对啊!莫非……”于文博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严小明已经将插在刘老师身上的匕首拔了出来,刺人了他的胸中。
“你……你……”于文博惊呆了,却没有了抵抗的气力。
严小明不紧不慢地走到阳台,从已经是具木乃伊的鲁力诚身大将白依依的胸牌捡了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郭亮亮和鲁力诚,都成了木乃伊吗?”他走到于文博身边, “因为要把白依依从操场里解救出来,必需找四个异性替换她的位置。郭亮亮,鲁力诚,刘老师,就差你了。”
“小明,平时我和你最好了。莫非,你真的只为了你姐姐,对我这么做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严小明毫不踌躇地将白依依的胸牌放到于文博的伤口上,一刹时对方就被吸得变成了一具木乃伊。
严小明捡起白依依的胸牌,上面头像处,原本空白的面部出现出了一张悦目的睑。严小明长长地松了口吻,看着屋里三具尸体,他捂了捂身上的伤口: “我并不想这么做,我也并不是白依依的弟弟,任何人被围栏刺中,都能释放她。我只有这样,她才会放过我的。”
这话,他是说给屋里三具尸体听的,但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关好宿舍门,快步跑向雾气弥漫的操场。现在天就要亮了,月光还很畅亮,没有人知道,奔驰在月光中的严小明,基本没有影子!
远处路灯的灯光变得暗淡不堪,来到操场的严小明深吸了两口吻,将白依依的胸牌拿了出来,踌躇了几下,最后仍是咬破了手指,将血滴在了上面。然后他将胸牌放在那晚他坐的地方后,踏进了操场的跑道,开始顺时针跑了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
终于,跑到第四圈的时候,在他的心脏“怦怦”跳动的同时,他看到前面的雾气之中,隐隐约约出来了一个白色的人影。严小明最终仍是屏住呼吸,加速步调,慢慢跟了上去。
没错,是白依依。
白依依先开了口说: “你终于仍是来了?”
“我照你在梦中批示的做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你走不出去了。”没想到,她却是这么一句话。
“你说什么?”严小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要摆脱这阵法的束缚,需要留在这里的异性不是四个,是五个!冰亮亮,鲁力诚,刘老师,于文博,就差……”
“你……你承诺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白依依大笑了两声,身影开始消失在大雾中, “但你们另有出路的,那些在跑道上顺时针跑到第四圈的人,就是你们的出路。”
后记
很快,一年过去了,新一学期的新生报到了。
大家都发现,这里讲课的老师喜欢处罚迟到的学生——绕着跑道顺时针跑四圈。
“这是什么处罚嘛。”两个迟到的学生边跑边议论, “为什么是顺时针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另一个学生接过话头, “根据科学的诠释,人的心脏位于身体左侧,所以重心轻易偏左。人的起跑用力的脚多是左脚,因为重心偏心左脚,所以向左转弯较轻易。另有专家诠释说:人类的脚,左右各有其作用,左脚起支持作用,右脚起运动作用。因重心偏于左脚,所以用右脚蹬地面来增加快度与方向。体质不好的人,跑两圈就会头晕的。”
“算了。管他怎么跑呢。”方才提问的学生无所谓地答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叫咱们跑圈这老师,胸牌上寸照头像的位置,居然是个骷髅。”
“不会吧?”另一个答道, “有这事儿?”
“怎么不会?跑完了自己去看。在名字‘严小明’的上面,就是一个骷髅……”
两个迟到的学生跑远了,议论声消失的同时,操场边那破败的围栏上,几根已经生绣了的铁针忽然直直地伸了出来。


 

  

上一篇:绿光骷髅(2)

下一篇:神奇的催眠疗法